突发心梗!这个“绿色通道”为患者抢回90分钟抢救“黄金时间”

去医院挂专家号,通常需要很早就去排队。随着医院推出的各种新举措,现在可以电话、网络预约专家号,比以前方便了许多,但仍然需要到医院和医生见面诊断。这对于偏远地区的患者来说还是不太方便。而宁夏银川想到了一种新方法,可以让偏远地区的患者在最短时间内获得最好的诊疗。

在宁夏电生理远程诊断中心,几乎每天都有来自不同社区医院和乡镇医院的上千份心电图病例上传到这里,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电生理中心负责人,余新艳和她的同事们实时诊断病例后再将报告反馈回去,需要急救的患者直接进入转诊绿色通道。

余新艳刚刚处理的是由贺兰县第一人民医院上传的心电图病例。患者51岁,从心电图上来看是典型的急性心肌梗塞,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接受介入手术治疗,如果耽误治疗时间就有可能会危及生命。

患者名叫杨淑芳,在家的时候感觉胸痛,就到贺兰县人民医院做心电检查,由于县级医院诊断水平有限,无法确诊具体原因,于是医生将患者病例上传到了宁夏电生理远程诊断中心。余新艳发现情况紧急,立刻联系了贺兰县人民医院,要求医院迅速将患者送到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胸痛中心进行介入手术治疗。

2018年1月发布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7》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新发心梗病例在逐年增加,死亡率超过30%。其中,农村占比高于城市。在医学界认为,急性心梗救治是一场和死神的赛跑,救治的最好办法是快速通过介入手术疏通堵塞的冠状动脉,让心脏获得血液供应,将患者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从发现病情到介入手术治疗,时间越短,痊愈越好。而开通血管的最佳时间就是发病后90分钟之内,也被称为黄金抢救时间。

在救护车上,医生还需要通过移动心电设备给杨淑芳做心电图监测,2、3分钟后心电图就有了结果,医生使用4G网络将病例情况实时传输给远程诊断中心,中心再将分析后的病例报告传给胸痛中心的医生。也就是说在杨淑芳到达医院以前,医生就已经掌握了她的病情,到医院以后不需要再做任何检查,直接进入手术室接受治疗。

杨淑芳从发现病情到出手术室仅用了不到90分钟时间,如果没有远程诊断和绿色通道的协助,杨淑芳的病情很可能会被耽误,造成不可逆的后果。

因为发现病情和抢救都非常及时,杨淑芳的手术很成功,只需要在监护病房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回家静养了。

宁夏电生理远程诊断中心从2013年成立以来,分析诊断了近22万份心电图病例。从最早的信息通联四十几家银川市社区医院发展到现在包含乡镇医院、村卫生所等基层医院191家。

包括宁夏在内,我国很多基层医院都不具备专业的心电图诊断医生,无法快速有效分析心电图,容易造成误诊或者延误最佳治疗时间。远程诊断中心成立后,和基层医院建立了医疗联合体,也就是医联体。由三级医院联合一定区域范围内二级医院、乡镇医院和社区服务机构,组成医疗联合体,实现医联体内合作单位双向转诊,合理分配医疗资源。

基层医院只需要加入远程诊断系统,就可以直接将24小时动态心电图等信息上传到诊断中心。中心的11位专业心电图诊断医生会24小时轮流在线,帮助分析诊断病例。急症患者在2分之内就会收到诊断报告,如果需要手术治疗,中心也会帮忙通过绿色通道将患者转诊到医院胸痛中心。

2018年7月底,全国心电医联体联盟启动。宁夏电生理诊断中心很快和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功能检测中心的实现信息通联,有分析不了的病例可以直接上传给阜外医院的心血管病专家,由专家分析后将病例报告和治疗建议反馈给中心。据统计,今年从基层转上来的各种心梗病人有300多例。

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卫生计生委主任 马晓飞:基层由于缺乏专业的心电图诊断医生,大量的基层的群众,可能在疾病的早期不能及时诊断。宁夏电生理诊断体系,就等于把三甲医院的诊断力量,下沉到基层。我们能及时地诊断,也同时提升了基层的救治能力和诊断能力。

花最少的钱,就能够及时得到最优质的医生诊断,这是银川偏远地区的患者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好事情。相对于银川,国内那些没有开通远程诊断地区的大病患者不少还是会选择到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医院看病,他们觉得直接见到大专家名医生更让人觉得放心。

每个工作日的上午,北京阜外医院的大厅里都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和家属,其中多数患者都是从外地赶过来的。虽然现在医院可以提前在网上预约,但是按照从家里出来的时间计算,距离稍微远一点的患者要到这里看病,路上至少会耽误两三天时间。有些偏远地区的患者信息不发达,不会在网上预约,还是要到医院排队。

家在绥化的曲怀珠,光是坐火车到北京就要17个小时。曲怀珠自己算了笔账,来北京看病需要花费五、六千元, 70%的费用都花在了路费和食宿上面。而且因为在门诊看病,绥化的医保不能报销,都要自己负担。如果可以远程诊断,曲怀珠就可以在家就近做检查,加上医保报销,自己的花费可能还不到来北京看病的十分之一。

为了看病,曲怀珠还要继续在北京等待,而远在千里之外的贺兰县村民马秀平却能在乡镇医院,通过视频和远程诊断平台,直接得到北京阜外医院大专家的看诊。

阜外医院的互联网远程诊断平台在2018年8月开始运转,目前连接了全国160多家市级医院医联体平台,通过市级医院辐射县级、乡镇、村卫生所等基层医院。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功能检测中心主任 贾玉和:互联网远程诊断平台可以实现病人在家乡,做同样的检查传过来,让数据跑腿。但是,如何能够扩大覆盖面,光医院是做不到的,医院有技术力量,但不可能有人员去边远地区。

互联网远程诊断可以省去患者长途跋涉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以及不必要浪费的花销,将本来有限的优质医疗资源用在真正需要的地方。而提高偏远地区基层医院的医疗服务水平是互联网远程诊断系统中另外一个十分重要的工作。

宁夏电生理远程诊断中心的余新艳她们几乎每周一次到基层医院培训,今天培训的医院是贺兰县立岗镇中心卫生院。立岗镇有15个行政村,三万多人口,其中90%以上是农业人口,镇上的居民如果生病多数都会到这里就医。所以,这里是很重要的初级诊疗单位。贺兰县立岗镇卫生院的副院长姚保宗,因为机会难得,每次学习都非常认真。

姚保宗说,基层最大的问题就是人才、技术含量和设备的短缺。自从“互联网+”以后,他们卫生院可以直接借助二级医院、三级医院来实现。

姚保宗说的问题也是很多乡镇基层医院都面临的问题,优质医生资源稀缺,乡镇医院医疗水平不足,以及高端医疗设备的短缺,都是造成基层医院诊断和治疗水平薄弱的原因。

没有加入到远程诊断中心系统以前,像姚保宗他们这样的乡镇医院出具的诊断报告多数是不被认可的,患者到了二级或三级医院还是需要重新排队、挂号做检查,有时候可能就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时机。如今有了专家的技术支持,姚保宗也想尽快增提升医院的诊疗水平。如今,互联网不仅能够实现远程诊断,一些远程医疗手术指导也在开展。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专家的数量毕竟有限,不可能做到全年24小时在线分析全国的疑难病例。只有把分析病例的技能和临床诊断的思维方式教给基层医生才能够从根源上解决优质医生资源稀缺的问题。

中国心电学会,有着30万专业心电图诊断医生的巨大团队。中国心电学会主任委员郭继鸿想着将这些专业诊断医生的空余时间碎片化,通过移动互联网和移动手机端随时随地能够跟基层医院沟通,帮助基层医院分析病例和远程教学。从而弥补基层医院诊疗水平不足的短板。

2018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鼓励各地利用互联网技术缓解群众看病就医难题。小山村里的患者,在乡镇卫生院就能得到北京的知名医生面对面的诊疗,这一切都是互联网医疗技术带来的改变。远程医疗不仅加快了医疗资源上下贯通、信息互通共享,并且将优质的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医院,让偏远地区患者看病难的问题得到缓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